languages

復古風自動上鏈機芯 莫里茨·格羅斯曼(Moritz Grossmann)發佈了配有黑色光澤「black or」錶盤和源自 1875 年的復古標誌「M. Grossmann」的 HAMATIC Vintage

搭載擺動擺陀的經典自動上鏈機芯令人可對高度修飾的機械核心一覽無餘,並將 [...]

搭載擺動擺陀的經典自動上鏈機芯令人可對高度修飾的機械核心一覽無餘,並將微小的運動轉化爲上鏈性能

  • HAMATIC Vintage 全球限量 25
  • 最精湛的手工藝術
    • 鏡面拋光的「black or」錶盤,配合黑色光澤錶面
    • 源自 1875 年的復古標誌「 Grossmann」
    • 在開放的撞陀體中心,可以體會到極致的格羅斯曼製錶工藝和最高的錶面修飾美感
    • 精巧的手工打造指針,最窄處的寬度僅1 mm
  • 特殊功能
    • 在 19 世紀的經典自動上鏈機芯的基礎上自主設計的機芯,令 HAMATIC 在世界範圍內無論是在機械結構還是在美感方面都獨一無二
    • 即使是很小的手臂動作仍然能夠轉化爲上鏈性能
    • 搭配減速輪系的撞陀上鏈機制朝兩個方向發揮效用
    • 透過兩個棘輪均勻地上鍊,同時確保高效率

HAMATIC Vintage on film – 在特寫中發現HAMATIC Vintage的細節

YouTube

By loading the video, you accept YouTube's privacy policy.
Read more

Load video

是什麼將人和時間連結在一起?- 兩者始終都在不斷改變。有一句格言說道:「生命在於運動」,這讓人聯想起積極的生活方式所帶給我們的好處。為此,需要消耗能量。幾百年來,機械式腕錶同樣也藉助手動上鏈獲得能量 – 透過上鏈錶冠、曲柄、鎖鑰的旋轉動作,或者透過在一根鏈條上上拉配重。現在,作為夢想,如何實現一套機構,使得腕錶的手動上鏈變得多餘?人們利用自身的能力給出了答案。透過人體自身的運動,為自動上鍊腕錶提供其所需要的能量。

格羅斯曼美學 – 對經典自動上鏈機芯的詮釋打造出最美的機械機構

HAMATIC Vintage 透過腕錶佩戴者的手臂動作獲得動能。一個配有大質量黃金鎚頭的擺錘會由於手臂動作而不斷發生偏轉。這股動能會透過棘輪傳遞到發條盒中的發條上,並且為腕錶上鏈。

在復古理念的引領下,莫里茨·格羅斯曼的設計師沿襲了 19 世紀自動上鏈機芯的經典設計,並且在格羅斯曼極致手工藝術的基礎上對其加以改良,從而打造出全新的機芯。

精緻的自動上鏈機芯設計(簡稱 HAMATIC)為具有特色的黃金鎚頭提供了展示的舞台,讓人可以親身體驗格羅斯曼 106.0 型機芯富有魅力的機械機構以及最高的錶面修飾工藝。透過中心開放的橢圓形撞陀體,令極致的機械之美變得一覽無餘。

復古風的錶盤搭配黑色光澤「black or」錶面

新款 750/000 白金 HAMATIC 採用復古風格的錶盤設計,並且全球限量僅 25 枚。錶盤的加工不僅新穎而且高貴。第一步在錶面上塗以碳黑色漆。對於德國銀基底上的所有鏡面拋光背景,均採用一種名為「black or」的加工工藝。透過這種方式,獲得了具有黑色光澤的錶面。

作為和 HAMATIC Vintage 的黑色錶盤的呼應,白色的大尺寸羅馬數字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源自 1875 年的復古標誌「M. Grossmann」以及手動打造、且寬度僅 0.1 mm 的拋光梨形指針是對經典莫里茨·格羅斯曼腕錶的一種致敬。

106.0 型機芯 – 雙向撞陀上鏈機制只需很小的手臂動作就可以上緊上鍊彈簧

106.0 型機芯是專門為 HAMATIC 設計和實現的,它屬於帶有 2/3 夾板的導柱機芯,並且配有六條格拉蘇蒂條紋。

撞陀上鏈機制朝兩個方向起作用,無論腕錶佩戴者朝哪個方向移動手臂都可以為腕錶上鍊。此外,透過兩個棘輪的上鏈機制還具有很高的能效。透過兩個棘輪實現交替的均勻上鍊,同時確保了整個機構良好的可靠性。在機芯上滿鏈的情況下,可以保證 72 個小時的動力儲備,也就是說,即使沒有任何動能輸入,HAMATIC 也能繼續運行三天的時間。

撞陀擺動系統的另一項優勢表現在 HAMATIC 的撞陀質量重心遠離其轉軸。這樣一來,就可以產生很高的扭矩,也就是說可以對彈簧施加很大的力。即使是 5 度的撞陀移動(相當於擺動 2 mm)已經可以上緊機芯的驅動彈簧。此外,佩戴過程中由於始終會為腕錶上鏈,因而可以確保彈簧均勻的張緊,繼而確保理想的走時精度。

透過止擋彈簧在快速和慢速動作之間達成平衡

全新設計的機芯還具備另一項優點。人的移動幅度不是恆定的。存在快速動作和慢速動作。前者產生的大撞陀體偏轉,必須進行緩衝且透過固定的限位止動件進行限制。撞陀支柱中精細加工的止擋彈簧可以實現這樣的緩衝。與之相反,較為柔和的動作會導致較小的撞陀擺幅。在這裡,幾乎沒有摩擦損耗,力的傳遞也幾乎不會有任何損失。

利用帶搖桿上鏈機制的減速輪系,從而可以選擇手動或者自動為機芯上鍊

對於上鍊,為了實現轉輪連續的旋轉動作,撞陀的擺動動作會被兩個棘輪桿吸收,並且傳遞到兩個棘輪上。棘輪的相互旋轉轉動可以確保減速輪系轉動的均勻性。它透過自由輪,將能量傳導到發條盒中的棘輪上。

除了自動上鏈,還可以手動為腕錶上鏈。為此,在一個獨立橋板上安裝了採用搖桿上鏈機制的手動上鏈裝置。搖桿的作用是,在撞陀腕錶系統可透過運動激活時,確保手動上鏈裝置始終與棘輪解耦。如果要手動透過錶冠為腕錶上鍊,則減速輪系透過一個棘爪擒縱叉飛輪從棘爪上脫離。

這款撞陀腕錶的另一項技術配置是,用於精確設定時間的透過擺輪實現的停秒裝置

全球限量 25 枚

白金款 HAMATIC Vintage 採用黑色「black or」錶盤和「M. Grossmann」標誌,並且全球限量 25 枚。

Back